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万得VS腾讯QTrade兵分两路B端见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03-07 21:30:43

再过半个月,腾讯的“金融版”就要正式登台唱戏了。

这个被命名为“腾讯企点QTrade”的金融OTC(场外交易)解决方案,一出现即宣告自己的定位是交易员和金融机构的企业沟通工具——该产品的宣传文案里,打头阵的营销点是为合规而来。但不得不说,这样的定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万得资讯金融终端旗下的iWind Messenger(下称WM)。

国外的对标产品自然是彭博的Instant Bloomberg。IB之所以能在华尔街占据多年霸主地位,很大程度受益于其“资讯+终端”模式的优势,Facebook、Whatsapp等即时通讯工具的走红也未能撼动其庞大的用户基础,IB也成为了彭博资讯业务的护城河。

然而,在国内的金融服务信息行业,一直是资讯和沟通工具各有所爱,对金融从业者尤其是交易员们来说是百般不便。万得试过统一这样的割裂局面,但它要面对的是腾讯颇为庞大的用户群体。而在C端如鱼得水的腾讯,在探索To B业务的时候,终于将目光投向了金融信息服务业。

一场金融信息B端市场之争就此悄然打响。

守擂者万得vs攻擂者腾讯

想重走IB之路的iWind Messenger

不久前,雷锋AI金融评论在《一招鲜吃遍天的万得,在金融科技时代还能继续吗?》一文中,已经详述这家金融服务信息行业龙头的前世今生:

成立于1994年的万得,赶上了2005年A股牛市的东风,自此一步步成为一个囊括宏观、产业、公司,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基金、保险、期货、股票、债券的金融数据库。据称,客户包括中国绝大多数的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保险公司、银行和投资公司等金融企业;国际市场的客户大多是被中国证监会批准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中的机构,以及学术研究机构和媒体等。

雷锋AI金融评论发现,iWind Messenger(WM)早在2012年的万得产品介绍资料中就已出现,随后万得相继推出3C会议平台等会议解决方案;2013年上线OTC市场解决方案“万得市场(iWind Market,下称MKT)”,破除传统OTC市场的地域限制,为机构投资者实时集中地提供场外交易信息发布和洽谈服务,提升金融领域项目与资金的对接效率。

iWind Messenger的操作界面

自此,万得的全盘规划雏形渐显:金融数据的大而全吸引专业客户,将从业者导入WM以“积累人脉,拓展业务,聆听研究观点”,再配合MKT等多项金融服务,由此打造一个汇集专业人士的高端金融社区。一旦平台能够规模化,万得到手的社交流量加上金融行业的高门槛,由此形成的协同效应有望为万得带来长期的盈利。

有人说,交易员们的冥顽不化,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的确,原油交易员们二十年来雷打不动地用着雅虎的Messenger,华尔街对彭博的专一程度让“I ll IB you”成为了金融界的通用语。行业内的社交自然离不开用户惯性,更重要的是社群的聚集,用户粘性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圈外人”谈何业务展开?而进入社交圈子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从业者的“逼格”。从这样的布局来看,万得可能也想过在中国尝试彭博的业务模式,让WM像IB一样变成万得数据的护城河。

但万得并未为WM提供多少营销和曝光,推出至今也少有注册用户、流量之类的数据披露,主要还是作为MKT等其他业务的“搭头”出现。

的顺势而为

在WM面世的同时,已经成为中国内地即时通讯界的领军人物,也开始收割大批用户——2012年3月31日,的月活用户已经高达7.5亿。

作为一直备受青睐的金融机构间非中心化的场外报价系统,顺势而为,终于孵化出QTrade来服务交易员群体。

新规的出台也给了腾讯顺水推舟上线“金融版”的机会:今年年初,证监会的89号文明确规定,“债券投资交易人员应当使用公司统一配置的、邮件、即时通讯等系统开展债券交易询价等活动,其工作邮件、通话记录、即时通讯信息等应当监测留痕。”

的普及率毋庸置疑让腾讯在推出任何新产品时都有着流量优势,而从目前公布的产品特点来看,QTrade对比原来的改进了不少:

首先,与无缝对接,消息互通,原有关系链一键导入,并且账号归本人所有,跳槽离职不回收,这就意味着交易员的原有社交圈子能够被相对完整地保留下来,用户迁移成本被大幅减少。

其次,原始聊天记录永久备份,同步和回溯功能更方便交易员们进行取证;所有信息会被结构化储存5年以上,以备机构随时搜索查询。

第三点也是在金融业务的最核心改进:对交易员进行实名认证,以证明自己是注册在案的金融机构从业者,从而降低业务流程中确认交易对手身份的时间成本。

QTrade的报价板功能

这也正是腾讯在B端业务再次履行赋能策略,实现自己的“连接器”功能。做惯C端的腾讯开始将底层技术用于开发更有针对性的to B产品,形成更多垂直行业内的解决方案。

腾讯云副总裁、企点总经理张晔向媒体介绍称,“垂直行业里的ISV(独立软件开发商)和服务商会对行业更加了解,他们可以在的底层技术的基础上再去做应用层面的开发,同时借助关系链去平滑地完成行业专业用户的平滑迁移。”

兵分资讯、通讯两路,二者必有一战?

虽然目前QTrade官介绍的功能除了强调社交属性以外,只标明了将会提供富集实时同业报价等金融解决方案,并未提到其他金融服务。但从数据来源上说,成为数据供应商的准入门槛并没有想象中的高,腾讯如果也想入场,“想不想做”比“能不能做”或许更重要一些。

金融信息服务商的作用,和函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数据在是这一行的源头活水不假,但公开来源大同小异,想要和同行拉开差距,

万得VS腾讯QTrade兵分两路B端见

至为关键一点是数据的衍生加工环节。正如雷锋(公众号:雷锋)AI金融评论在《万得》一文中所提的那样,各家比拼的是处理能力,谁能更精细、快速和准确持续生产数据——相似的业务,其实同花顺、东方财富都有在做,万得除了靠入场早+销售力度强,究竟还有什么可以持续抗衡国内的后来者呢?

尽管WM不是万得的核心业务,很难说腾讯没有想过要凭借QTrade搭起的桥梁,在金融信息服务B端市场上再进一步,从而威胁到万得的立身之本。

先行者彭博:业务帝国固若金汤?

华尔街不少人都有“彭博终端瘾”,它在金融数据服务领域的霸主地位已经不光停留在业务层面。这台机器实际上早就演变成了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过去当一名投资银行家被提拔到董事总经理职位时,按惯例会得到一套个人彭博终端。

战略的重中之重,是彭博把所有想得到的数据,所有可能的服务都集合到终端上。据报道,除了旗下的通讯社以外,彭博还一直允许其他服务(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加入到彭博的资讯流中,甚至为此付费。这种服务的优势所在,或许可以对比一下国内数字音乐播放器们各占山头为用户带来的诸多不便。

彭博终端在围绕核心数据和服务的基础上,提供了即时聊天产品IB,交易员都用这个闲聊、发价格、发小道消息,建立了一个只有内行才看得懂的生态系统,提供小众市场的额外内容:比如键入DINE和FLY指令可让金融家们快速检索本地餐厅和航班,而POSH指令甚至能提供跑车、别墅等高端商品交易——彭博借着IB和聊天室功能,降低了金融行业的交流成本,并且悄悄地渐渐筑起社交门槛,为自己业务帝国“保卫江山”。

尽管业内人士还在用自己的“恋旧”为彭博系统的一成不变所辩护,但毫无疑问,彭博确实不够时髦:键盘笨重,黑底彩字,交互界面的友好度太低。

另一方面,彭博终端的费用太高,也很可能被竞争对手打一场价格战:汤森路透旗下的聊天软件Eikon Messenger,还有一些类似Wickr和Perzo这样的创业公司。2014年,高盛曾和贝莱德、摩根大通、美国银行等几家大型投行联合对Perzo注资;今年3月,Kensho更是被标普全球(S P GLOBAL)以5.5亿美元收购。

根据金融数据咨询公司Burton-Taylor International给出的数据,彭博在2016年遭遇了过去七年来首次使用量下滑,但这个下滑幅度仅为1%,用户总量仍然维持在32万附近。而汤森路透的Eikon在2015年就已经有了20万左右的用户数。

从市场份额来看,竞争对手们不能算是真正把彭博拉下马。入场者前赴后继,但真正能对彭博带来威胁的,目前来说,可能只有彭博自己——2013年的数据泄密门,把彭博推到了一个让业界又爱又恨的位置,暴露了金融安全这个死门。

彭博的敌人辈出,想要做“中国彭博”的万得也很难绕开那些拦路虎,但当年它遇到的都是同花顺、东方财富、金融界这些对手,它们对行业蜂拥而上,彼此都要承担产品同质化的后果,然而如今遇上了以“合规”为名出师的QTrade,万得还能成功绕开吗?

相关文章:

一招鲜吃遍天的万得,在金融科技时代还能继续吗?

相关推荐